巧克力烩酸菜

真正的咸鱼吃杂粮

【Erik/T'Challa】Pray For Me (Part.7完结)

if世界线,假如Erik被老国王带回Wakanda为背景的故事。

黑金,金黑无差(貌似)

 @大盾的小翅膀比心给你,献给你我的相识!

彻底放飞自我的产物!

本章致敬的依然是蜘蛛侠漫画还有一点点亚尔斯兰战记。轻喷。

前篇戳 1.    2.    3.   4.   5.   6.

7.

 

小时候T’Challa曾经问过父亲,心形草为什么是心形的。父亲给出的回答是:

“每一个服用过心形草的人都会彼此心意相通。”

T’Challa此时躺在自己的卧室,就能感受到正徘徊在生死边缘的N’Jadaka微弱的呼吸。从见到N’Jadaka的第一眼起,他就对这位堂弟有一种莫名的愧疚之情和一种难以言状的微妙情绪。他一直以为因为他们是血亲,而N’Jadaka在外迷路太久,他希望补偿他。

Shuri最先发现了N’Jadaka还活着,用shuri的话形容起来就是:在心形草的作用下还剩一口气,能不能醒过来要看巴斯蒂神保佑了!

但T’Challa却能感觉到N’Jadaka的呼吸在日渐增强。可就在昨天,他感受到N’Jadaka的呼吸不再变强了,像是他自己在抑制自己的康复。

你到底有什么秘密,N’Jadaka?

T’Challa想不通这一切,他轻轻阖上双眼,准备将烦恼抛诸脑后,安心度过这个夜晚。

“堂哥,堂哥!快点!电影就要开始啦!”一个稚嫩孩童的呼喊让T’Challa从梦里苏醒过来。周围的景物不再是他的卧室,但他记得这里,一个小私人放映厅。小时候,他的父母常带着他来这里看一些其他国家的电影。

他顺着声音望去,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捧着爆米花向他招手,而他的脸有几分像N’Jadaka。

“这就来!”一个稍大一些的孩子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T’Challa转过头去,不禁愣在了原地。

那个被男孩称作“堂哥”的白袍少年,正是多年前的自己!

T’Challa看着男孩跑过来拉住了少年的手,蹦蹦跳跳走进了电影放映厅的大门。

面前的景象太过诡异,T’Challa笃定自己正沉浸在某种隐秘的梦境之中,但眼前这里的一切,少年自己的穿着,地毯上的花纹,走廊上吊灯的位置,都和记忆里别无二致。T’Challa伸出手触碰到了面前大门上的金属门栓,冰冷的触感揭示着眼前所见的真实性,这着实让他感到心惊。

正在他还在思考这一切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女声从他身侧飘来:“原来你在这里啊!等你好久了!”

他转过身来,一位身材高挑,挽着头发,穿着Wakanda传统长袍的女性,向他眨了眨那双金色的美目,继续说道:“跟我来吧,这间屋子的人已经满了。”

说罢,面前的女性半转过身去,示意T’Challa跟上她的脚步。T’Challa在原地怔了一下,反问道:“你是谁?”

面前的女人再次转过身来,半眯起金色的眼睛,神态看起来有几分慵懒,嘴角却依旧笑着:“你要把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吗,King T’Challa?你来到这里难道不是为了寻找答案?快跟上来吧!”

说罢,女人不再理会T’Challa那怀疑的态度,开始一边向前走,一边自顾自说道:“你一定觉得自己现在正沉浸在某种梦境之中,my King。有时候,我们会相信我们拥有所谓的‘梦境分身’。他们就和我们一样真实存在,只有在梦境的十字路口,‘分身’才会彼此相遇。你为什么要怀疑呢?刚刚你不就遇见过他们吗?”

“我父亲曾告诫我,双眼所见不一定是真,女士,你明显不是一个所谓的‘分身’,但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尽管T’Challa意识到对方没有恶意,但他对眼前这个一身Wakanda打扮,却顶着一双金色瞳孔的女人保持着一种微弱的警惕,而这种警惕却在他们对话的过程中逐渐降低。面前的女人给T’Challa一种莫名的信任和依赖感。又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直感让T’Challa感到更困惑了,他也更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女人带着他绕过一个又一个回廊,终于在一扇被铁荆棘环绕的大门前停下。女人向他伸出手说道,“借你的戒指一用。”

女人眼中的金色纯粹的像是落日下的河水,T’Challa最终还是决定冒一次险,他摘下了手上的戒指,扔给了面前的女人。

女人将那枚扔过来的振金构成的戒指放在手心,继续向那扇大门走去,她走过的地方荆棘带刺的藤蔓无一例外的自动褪去。女人用戒指轻轻叩击了三下门,开口说道:

“Είναι το αίμα του, άνοιξε την πόρτα.”

周围蔓延的荆棘瞬间碎裂,女人推开有些锈蚀的大门,将戒指扔回给T’Challa,向他招手示意他可以进来。

这间房间和T’Challa想像中并不一样,不是某间巨大的放映厅,到更像是一间享受下午茶的休息室。一台巨大的放映机放在房间中间的巨型圆桌上。女人按下了放映机的开关,对T’Challa说道:“请坐吧,my King,很快就要开始了。”

“你要给我看的到底是什么,女士?”T’Challa不解道。

“嘘!”女人用手指了指白色的投影屏,示意他安静,看着渐渐出现的画面,女人的声音在那时又一次响起,她说道:“从前有一位国王,为了他的国家,杀死了他的弟弟。”

“这我知道,女士。”T’Challa回答。

“那个罪恶之夜,出于愧疚和善良,”女人顿了顿,“他把弟弟唯一的儿子带回了他的国家!”

画面上,T’Chaka国王牵着一个看起来八九岁的小男孩,走下了飞机,等候着他们的是国王的妻子,王后Ramonda和国王年长一些的儿子,王子T’Challa。

T’Challa不禁呆住了。

女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他的表情,她笑了笑继续说道,“在这里,国王一家抚平了那个孩子失去父母的创伤。他的哥哥和他一同长大,两个人互相约定。”

画面上出现了少年和男孩的身影,少年对着弟弟说道:“这次你来当黑豹国王,我来当你的巴斯蒂守护神!”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开始了新的切换,女人在一旁进行着独白:

“两位王子一天天长大,年轻的王子希望为父报仇,找上了臭名昭著的军火商,但他却得知了当年丑陋不堪的真相!”

闪白过后,已经长大的王子,和年老的国王正在祭祀之地对峙的场景出现在投影屏上。王子的声音里充斥着绝望:“你就不该带我回来!”

他把自己的戒指扔给了堂兄,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T’Challa下意识地按住胸口,那枚属于小王子的戒指如今正挂在他的胸前。是在那天的夕阳下,濒死的小王子托付给他的。T’Challa清楚地记得当时他说的每一句话:“如果可以的话,把我的戒指放在属于我父亲的祭坛上吧!”

女人的念白打断了T’Challa的回忆,“后来,老国王去世了,但小王子发现兄长正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离家多时的他不顾一切赶了过去,接回了兄长,就在那天的夕阳下,他们终于放下了父辈的恩怨,和解了。”

画面上,两位王子在拥抱过后各奔西东,到需要他们的地方去了。如果这是个美好的童话,故事到此基本就该画上圆满的句号。可惜,现实并非如此。

闪白过后,出现的是祭祀之地通明的烛火,和兄长冰冷的棺椁。

已经是亲王的小王子尝试了一切方法,都不能唤醒自己的兄长。直到那一夜,恶魔来到了他的面前:

“午夜时分,Erik·Stevens,告诉我你的答案!是你回到Wakanda的机会,还是,兄长的性命!”

小小的放映厅里空气仿佛在凝滞。画面上的亲王和家人做了最后的告别:

“人终有一死!但至少我存在过,这就足够了!”

午夜的钟声响了起来,亲王面向恶魔毫无惧色地说道:

“拿走我的机会吧!”

血色的光芒霎时填满了画面,黑暗中熟悉的声音再次出现:总有一天,我会回来!

最后一帧胶片放映结束。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那是Erik·‘Killmonger’·Stevens作为N’Jadaka存在过的故事!现在他终于如约回到了故乡。”

T’Challa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他紧紧盯着已经花白的投影屏,快要被撕裂的双眼涌出了炙热的泪,“他不该就此被人们遗忘!”

“意料之中的答案。既然如此,那么也许你们还有机会,”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带着慈母般的温柔,“去打开那扇门,然后去见你想见的人吧!”

T’Challa听罢转过头来问道:“你究竟是。。。。。。”

等他把视线转向身侧,他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敬畏和感激,此时此刻,他的面前哪还有什么女人!只剩下一只巨大的金瞳黑豹正伏在桌案前,眼中流露出笑意,向着门的方向扬扬头,示意他打开大门。

T’Challa站起身来,将双臂交叉在胸前,向着这位守护Wakanda的古老神明行礼,然后他快步走向了大门,将其推开。

轰然出现的光芒刺得他睁不开双眼,视野再次恢复色彩,那静谧的紫色天空昭示着他已经置身于古老的先祖之地。而面前的景色,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振金矿山顶。

他的堂弟N’Jadaka就坐在他们过去亦或者现在一起观看夕阳的地方。T’Challa默默走上前,坐到他身边,呼唤他的名字:“N’Jadaka。”

他的堂弟看到他的一瞬间差点从地上蹦起来,“操!T’Challa?你是怎么跑到这里的?别告诉我你这么快就让人刺杀了?!”

“冷静,N’Jadaka!我还活着!”T’Challa面对这样的质问哭笑不得,“指引我来到这里的是巴斯蒂女神。我来是为了带你回家。”

“让我做你的阶下囚?免谈!”N’Jadaka的态度十分坚决,“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那我劝你趁早滚蛋!”

“不,N’Jadaka,”T’Challa并未理会对方粗鲁的发言,“既然你曾那样活过,就不该被遗忘!”

两个人互相直视着对方的双眼,T’Challa的眼中充斥着热切的期盼,而N’Jadaka的眼神里更多的是震惊。最终,N’Jadaka先别过了头,他举起了手,无奈地对T’Challa说道:“看来你都知道了。”

“N’Jadaka!只要你想,你随时都可以醒过来!为什么要抑制自己伤口的愈合程度?”

他们的身份仿佛对调了,似乎T’Challa才是更年轻、更冲动的那一个。N’Jadaka自嘲地摇了摇头,“我没法回去,T’Challa,现在的我不再是和你一起长大的N’Jadaka,所有人对我的印象都是杀人机器或者篡位者,我差点就杀了你,”N’Jadaka在这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我不会去当一个囚犯,不自由毋宁死!”

“这一切不是你的错!”T’Challa的声音里包含着愤怒,“这本不该是你的人生!这一切是因为。。。。。。”

“因为我跟恶魔做了交易?”N’Jadaka打断了他,“算了吧,T’Challa,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会相信?”

“人们对你的态度是会慢慢改变的,N’Jadaka!世人需要真相!只要你还活着,我们就会有机会!”T’Challa仍然坚持着。

“T’Challa,Zuri死在我手上,Wakanda的内乱是我一手导致的,我还差一点连你也杀了!最后这一点就连我自己现在都没法接受!”N’Jadaka的声音变得哀伤,“这次不行,堂哥,我走的太远了!”

当这个既定的事实摆在他们面前,T’Challa觉得自己竟然无话可说。的确如他所说,他这一次的所作所为为Wakanda带来了一道难以掩饰的伤痕。但归根结底,他也只是那把划伤Wakanda的利刃,而并非挥动利刃之人。

T’Challa明白他不能如此自私,因自己的愧疚而让N’Jadaka回归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N’Jadaka似乎明白T’Challa的忧虑之处,他指了指远处平原上的大树,“你还记得那颗树吧?”

T’Challa点了点头,“那是已逝的黑豹们相聚之地,我第一次在这里见到我父亲,就是在那棵树下。”

“我小时候,老爸一直在私下里叫我‘N’Jadaka’我想你也看得出来,这是为了纪念他的哥哥,T’Chaka。”

T’Challa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为了Wakanda,他们不得已做出了选择。”N’Jadaka的声音平静的像是一眼潺潺山泉,“但是在我到达这里之后,第一个见到的场景就是他们并肩站在树下,向我招手。爸爸上前拥抱了我,他抱得很紧,哭得很伤心,但很快他又笑了出来,跟我一遍又一遍说着‘欢迎回家’!”

远处天边绚丽的紫色在逐渐变成灿烂的金黄。N’Jadaka的眼睛里闪烁着点点悦动的星火,他拍了拍兄长的肩膀,重复了多年以前他在这片世上最美的光芒下曾说过的话:“我并不是真的离开了你,T’Challa。就像我们的父辈,我只是在巴斯蒂神的指引下,永远在无垠的旷野里,朝着朝阳尽情奔跑!”

两个人的身影沐浴在喷薄而出的金色之中,天空中一轮骄阳屹立在祖先永恒的土地上,清风吹拂过草木仿佛吟唱着古老的歌谣,两位国王在这里俯视着名为黄金之国的故乡。

“国王已死,国王万岁!”

暖阳走进黑豹深邃的双眼,微笑着的身影消失在温暖的洪流之中。T’Challa睁开微阖的双眼,一束光芒亲吻了他脸颊上的一滴泪水。

他起身穿好长袍,直径来到N’Jadaka所在的病房。一旁屏幕上微弱的信号显示着治疗床上的人即将离开。

T’Challa静默良久,最终,他长叹一口气,如负释重般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也不会阻拦你。”

躺在床上的人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T’Challa继续说道:

“你说得对,你并不会真的离开,哪怕只有我,这世上也有记得真相的人,记得无论是你作为N’Jadaka还是作为Erik·Stevens的时光。”

屏幕上的曲线颤抖了一下。

“所以,请看着我吧,N’Jadaka!无论是这段人生,还是曾经的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你所期盼的日子终于要到来了!Wakanda即将走向这个世界!”

T’Challa轻轻牵起N’Jadaka的手,就像他们第一次站在世界上最美的夕阳下时一样,年轻的黑豹,摘下自己手上的戒指,仿佛捧着黎明前的启明星一般,放进面前沉睡之人的手心,然后国王将那人的手再次紧握成拳,随之而去的,是阳光中最后的夜色。

“欢迎回家,弟弟!”

他将他的双臂交叉在胸前,那是迎接思乡的游子归来的手势。

屏幕上,跳动的曲线已悄然平静。

天上有两个太阳,地上有一位国王。黑暗的脚步已经成为过去。隐藏于世的黄金之国即将踏着这朝阳迈向这个绚丽缤纷的世界!

END.

注:巴斯蒂神用戒指开门的咒语是希腊文,因为Mephisto有一种说法是来自希腊文,含义是“不爱的人”

写在最后的几句:

过了这么久终于把这篇文写完了。这段时间也认识了不少圈内的太太们,心中可以说是十分开心了。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认出来我私心夹带的亚战梗咩?这是我第一次在LOFTER上写连载,自认为文笔是非常粗陋,结果每次都有小可爱给我支持和动力,感动感动,在这里给你们比小心心!

接下来估计要码不少小伙伴想看的圣诞停火梗了。考据使我头秃。

仍然谢谢看到我的文和莫名刀片的各位读者老爷没有把我扔出去炖粉条。在这里比心给所有喜欢双豹cp的小伙伴们,一路有你,七言暖煦!(我在说些什么。。。)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