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烩酸菜

真正的咸鱼吃杂粮

【Erik/T'Challa】Pray For Me (Part.6)

if世界线,假如Erik被老国王带回Wakanda为背景的故事。

黑金,金黑无差(貌似)

 @大盾的小翅膀 献给小天使的一章,比心给你!

希望各位读者老爷们别嫌弃,这章感觉还是ooc,我算是放飞自我了。

本章致敬了蜘蛛侠漫画还有电影人工智能,各位轻喷。

前篇戳 1.    2.    3.   4.   5.

6.

十八年前。

十岁的Erik在叔叔T’Chaka国王的私人图书馆里尽情翻阅着祖国Wakanda的历史和神话。

隐藏于世的黄金之国,富有,强大,从未被征服。

尽管小Erik自诩过了听童话和睡前故事的年纪,但又有哪个男孩不会仰着小脸去崇拜拯救国家于危难之中的英雄呢?

于是,Erik自然就被豹神巴斯蒂和第一位黑豹国王的故事深深吸引。不论是心地善良、充满智慧的女神巴斯蒂,还是英勇善战、敢于担当的黑豹国王,每一处描写都令少年心驰神往。

Erik觉得这本通史中所描写的场景已经不足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想知道更多有关于这个故事的细节。于是,他将目标放在了书架上层的一本传记。但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这本书的位置未免有些“可望不可及”。

正当Erik踮着脚尖,用尽全身力气向那本传记艰难伸出手时,一只修长的手从他的背后出现,轻轻抽出了他想要的书本。

Erik转过身来,T’Challa修长匀称的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的堂兄把那本书递到他面前说道:“给你,N’Jadaka。”

“谢谢你,T’Challa!”Erik感激地谢过自己的堂兄,然后开心的从堂兄手中接过书本,飞快地跑到了书桌旁边,把捧在手里的书轻轻放在书桌上,满眼期待地翻开了第一页。

一只黑豹的纸质面具静静地夹在书本的第一页,Erik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将面具拿起来,他看着身边一席黑袍的堂兄,他的大脑里突然闪过一个有趣的想法,于是将面具递给了T’Challa说道:“T’Challa,戴上它看看吧!”

“戴上面具?”T’Challa问道。

“是啊!”Erik向T’Challa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来扮黑豹国王!我来扮豹神巴斯蒂!这样读起来才最有感觉!”

“为什么是我来扮黑豹国王?”T’Challa一边笑着反问,一边摆弄着手里的纸质面具,猜想是谁将它夹在书中。

“因为豹神是国王的保护神啊!”Erik说的煞有介事,“这样我就能保护你了!”

看着面前的堂弟架起了两只瘦弱的手臂,一副认真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T’Challa忍不住大笑起来。他用力揉了揉一脸不满的堂弟,把手里的面具戴在Erik的脸上,说道:“等你长大了,再来保护我吧,现在,先让我当你的豹神巴斯蒂,你来当我的黑豹,好吗?”

好吗?

当然好啊!

嘿,T’Challa,你怎么不回答?

远处的平原传来雷电的轰鸣声,Erik打了个激灵,祭祀之地的烛火随着夹杂着泥土腥气的风摇曳着,暖黄的烛光照在T’Challa的棺椁上。

就像爸爸,他再也不能回答。

即使面对这样的光景,Erik也一次又一次将说服自己,T’Challa只是暂时需要休息,他的黑豹国王不会倒下,而他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就这样,他在这里静静地凝望着祭台上巴斯蒂的雕像,时间仿佛变慢了,Erik就在这里一直等待,一直等待,直到肆虐的暴雨终于散去。他的婶婶带着堂妹悄然出现在他身后,满头花白的王太后对他说道:

“国王已死!国王万岁!”

Erik意识到他该从梦中苏醒了!

眼中巴斯蒂的神像还是一如既往的慈爱,Erik紧盯着神像圣洁的笑容,但那美丽的微笑却好像刺痛了他的双眼,他感受到一滴水珠慢慢划过他的脸颊,紧接着,是两颗,三颗。一颗一颗的泪珠积攒在眼中,最终冲垮了他的双眼。Erik任由指甲嵌进自己的手掌,疼痛让他清醒不少。Erik强迫自己保持理智,Wakanda刚刚遭遇重创,他的家人沉浸在失去至亲至爱的悲恸之中。此时此刻,他们需要一位去背负这一片断壁残垣的国王站出来,带领他们走出这份血色的阴影。

Erik回忆起他们多年以前的约定,一人为国王,另一人则为保护者。但是他们从没想过如果他们其中一人就这样离开,约定要如何延续。Erik并非软弱之人,无论是少年时决意复仇,还是在战火中出生入死,他都不曾犹豫半刻。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坚信在自己的故乡,他的保护神,会为他留有一席之地,只要他重归故里,必定会收获他的拥抱。

但至少他明白在这一刻,即使他如何哭喊,他爱着的兄长也已经不在了。他不得不在这段难熬的日子里远离众人,在那些悲伤的人眼里,写满了惊人一致的内容:如果T’Challa还活着。。。。。。

亦或者,比起N’Jadaka,人们更怀念,也更需要T’Challa。毕竟大部分时间他只是站在王座的阴影之中,而要他登上王座,引起的波动着实不小。

巴斯蒂神像上镀上了金色的夕阳,熟悉的色彩让Erik想起了T’Challa的模样。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掀开T’Challa的棺椁,把他从厚重的桎梏中拖出,然后紧紧拥抱他的兄长。他希望T’Challa活过来的愿望比任何人都强烈!但不管是世上先进的科技,还是向神明和祖先的祈求,T’Challa终究还是没能再次睁开双眼。

Erik明白他不能再继续犹豫下去!他害怕他会因此变得懦弱,从而无法继续捧起沉重的王冠。他最后看了一眼那副厚重的棺椁,喃喃说道:

“如果可以,我会用我的一切来换回你的生命,T’Challa,一切!我只要你回来!”

身后的夕阳渐渐沉没在地平线身后,漆黑的夜幕笼罩了无垠的旷野,巴斯蒂神像上的阳光正徐徐褪去,直到黑暗中响起了声声虫鸣。

在没有月亮和星光的夜晚,只有微微烛火照亮通往大门的路。没人注意的时刻里,一个低沉的女声从Erik身后悠悠传来:

“你刚才说什么?你的。。。。。。一切?”

陌生的声音让Erik绷紧了浑身的肌肉。他转过身,借着微弱的烛光,一位身着红裙的女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面前的女人瞪着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睛向他诡异地笑着,更令他感到胆寒的是,她艳红的裙摆下没有影子!

Erik条件反射似的冲到婶婶和堂妹身前,高声质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人没有理会Erik的质问,反而放肆地笑了出来,“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呢,年轻的国王?哦?怎么?你要把我从这里赶出去吗?你难道不希望你的堂兄活过来吗?现在,所有的方法都是无效的!”

“那又怎样?你难道能从地狱里带回一个死人?”Erik的口吻里带着轻蔑。

“哦,我们的幸运小子,”女人的衣裙随着她的笑声一起燃烧,她的双眼开始迸射出赤色的火光,脸庞上白皙的部分也开始渐渐剥落,“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些如今还重要吗?现在,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帮你的人!”

火焰中的人慢慢由女子的模样,转变成了浑身赤色的男性,他悬在半空,露出锋利的獠牙,在Shuri的尖叫和Ramonda倒吸冷气的声音里,向着脚下的人说出了自己的真名:

“我乃地狱领主,Mephisto!”

浮士德中的地狱魔王,如今就活生生站在Erik·Stevens面前,他当然在古老的歌剧里听过这位恶魔的大名,他联想起他的传说,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来意,Erik将信将疑,开口问道:“你真的可以让T’Challa活过来?”

“当然了,Lucky boy!”恶魔在他耳边低语道,“只要你跟我做一笔交易,你心爱的哥哥就会回到这里!”

听到这句话Erik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他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想要什么,Mephisto?我的灵魂?”

“灵魂?”面前的恶魔嘴角忍不住上扬,进而大笑着说道,“不不不!我不需要你的灵魂,Erik·Stevens!如果在我的地狱里看到你那理直气壮忍受折磨的脸,简直太令人感到无趣了!再说,就这样让你复活了自己心爱的人,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那你想要什么?我的一切,只要能做到的,都可以交换!”Erik的回答没有半点犹豫。

“N’Jadaka!不要听信这个恶魔的话!”Ramonda上前拉住了Erik,“恶魔是不会跟我们做公平的交易的!”

“Aunty,这可能我们最后的机会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放弃!”Erik向着自己的婶婶点了点头,然后对着Mephisto说道,“说说你的条件吧!”

“哦,Erik·Stevens!你可比你的婶婶机灵多了!”Mephisto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但那副面容只是让人徒增厌恶,“看看你,幸运的小家伙,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让我们来做个假设吧!要是你那位叔叔当年没有把你带回你的故乡,而是把你留在了那个充斥着暴力与混乱的地方,会发生什么呢?一个举目无亲的孤儿,在一片黑暗中摸爬滚打,他要怎么在这世界最底层的污泥中生存下来呢?想想就让人觉得兴奋不已!”

“够了!”Erik打断他自我陶醉式的的长篇大论,“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要知道,人们的生活是由千丝万缕的细线组成的,只要轻轻拨动其中一根细线,你的命运就会发生改变!试想一下,如果那个夜晚,我轻轻拨动其中的一根,会发生什么呢?”Mephisto的神情逐渐变得残忍又疯狂,“所以,我想要的很简单!我要看到你的痛苦和绝望!我要看你如何成长为你自己最厌恶的人!我要看到你在最黑暗的泥潭里自甘堕落!我要你成为复仇之人,杀人鬼Killmonger!我要你放弃,那个夜晚回到你的故乡Wakanda的机会!

恶魔的条件回荡在空旷的祭祀之地,突如其来的狂风吹灭了Mephisto身旁的蜡烛,他直径走到Erik面前说到,“我可要先好心提醒你,一旦做出选择,所有人,包括你亲爱的哥哥和你自己,可都不会记得和你们一同长大的时光!”看着面前愣住的人,Mephisto转身直接宣布道:

“午夜时分,Erik·Stevens,告诉我你的答案!你的家庭和机会,还是,兄长的性命!”

说罢,地狱的领主伴随着钟声扬长而去。

角落里的Shuri抱住双肩瑟瑟发抖,Ramonda把Erik和Shuri都揽在怀里,哭着说道:“不要同意,N’Jadaka!不要和那个恶魔做这样的交易!”

“但是,这样可以让T’Challa活过来,”Erik顿了顿,“我说过,我会用我的一切来交换,我必须做这笔交易!”

“那这又算什么?”一直沉默的Shuri终于忍不住爆发,她无力地一遍又一遍捶打着自己的堂哥的肩膀,大声哭喊道,“先是爸爸,然后是哥哥,现在是你!我和妈妈也是你的家人啊!你凭什么丢下我们?这算什么啊?”

少女很快没有力气再挥动拳头,她看着自己堂哥的眼神就像是失去父亲的那个晚上,Erik在加州看到的那样。Erik终于无法再克制自己,他抱住自己的堂妹靠在婶婶的怀里放声嚎哭。就好像是把自己之前埋在心里的怒吼统统丢了出来!

他得知父亲被叔叔所杀,他没有呼喊。

他见到兄长的尸体,也只能默默握紧拳头。

但看着面前的两个人,Erik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压抑自己心中想要嘶吼的冲到,他的声音在祭祀之地不停回荡,久久不停。

连Erik自己都不知道他有多么依恋这里,他的心脏好像被人紧紧握住,生生剜去了最柔软的部分!二十年的时间他收获了多少爱,此刻就会有多少痛苦和绝望!但他明白,机不可失,错过这个机会,他也许余生都会活在悔恨之中。Erik抱住面前的婶婶和堂妹,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人终有一死!”

他这样说道。

“但我曾这样活着!这就够了!”

作为N’Jadaka,他存在(He is),至少存在过(He was)!

殿中最后的烛火熄灭了。随着午夜钟声而降临的是赴约而来的恶魔。

“听到钟声了吗?最后的机会就在你面前。Erik·Stevens,做出你的决定吧!”

Erik放开了拥抱着婶婶和堂妹的手,站在Mephisto面前,坚定地说道:

“拿走我的机会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Mephisto疯狂的笑声仿佛击穿了Erik的灵魂,“成交!契约即刻生效!”

血色的光芒填满了Erik的视野,那些二十年来快乐的回忆在他眼前一幕幕重现,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他的老师,仿佛都与他擦身而过。画面飞快转动,最终定格在Wakanda山顶那最美的夕阳下,就像是他们第一次相约来到这里的那一个傍晚,一席黑袍的青年牵着他的手,倒映出落日的双眼温柔地凝望着他,轻轻呼唤他的名字:“N’Jadaka。”

“我该走了,T’Challa。”他意识到一滴泪水划过脸颊。

“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你!”T’Challa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你会回来吗?”

夕阳消失在天边,T’Challa也随之消失在眼前。

黑暗中,Erik握紧了T’Challa已经消失的手,郑重地点下了头!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

 

 

Shuri的声音响了起来:“哥哥,你快看!Erik·Killmonger的手指!他的手指在动!他还活着!”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