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烩酸菜

真正的咸鱼吃杂粮

【Erik/T'Challa】Pray For Me (Part.5)

if世界线,假如Erik被老国王带回Wakanda为背景的故事。

黑金,金黑无差(貌似)

希望各位读者老爷们别嫌弃。

你们要的糖,我尽量发。这周实在忙,只能更这么多了,还希望各位读者老爷们别把我炖了。

前篇戳 1.    2.    3.   4.

5.

“N’Jadaka,是我。。。。。。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你一定要离开。但是如果你不想分享这个秘密,那么等你觉得时机成熟了,再说不迟。不论如何,Wakanda永远是你的家,我会。。。。。。”

没等堂兄的留言播放完毕,Erik就不耐烦地按下了停止键。

少管闲事!他在心里抗议了一句,觉得仍然不爽,又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

引擎的呼啸声让Erik稍微冷静了一点。他想着:这家伙估计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不然早就跑过来嚷嚷着拉自己回家了。

Erik看了眼车上的导航仪,现在是早上五点,大约还有半个小时赶到洛杉矶国际机场。本来他正准备在熬夜过后好好补一个觉,结果他的kimoyo珠莫名其妙的响了起来,还没等他从床上爬起来,Shuri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堂哥!我现在就在肯尼亚的机场,马上就要登机啦!爸爸终于同意我去迪士尼乐园,你要准时来接我啊!”

紧接着出现的是一串航班的预计降落时间和班次信息。结果就是,Erik顶着一脸的困意打着了引擎,前往洛杉矶。

他离开Wakanda已经有一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他既没有接到回国的诏令,也没有接到任何来自国王的命令。于是他开始收集散落在外的振金资源,并找到那些觊觎Wakanda资源的伸着肮脏双手的豺狼。

老国王并未阻止他的行为,他也不想关心对方的想法,他在试图寻找一个平衡,能让他那燃烧了二十年的复仇之火不会焚尽他的故乡。

Erik明白Shuri是真正无辜的,他的父亲去世时她还没有出生。他不能把自己的怒火都发泄到这个孩子身上。想到这里,他不禁又回忆起了T’Chaka的话:

我不能把一个八岁的孩子留在那种地方啊!

Erik少见的觉得人心复杂,一个人可以用慈父的面容养大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也可以毫不犹豫对自己的亲弟弟痛下杀手。

他对这次见面感到突如其来的紧张,他不知道见到堂妹的时候是该说“好久不见?”还是问一句“旅途顺利吗?”,但等他们真的面对面出现时,Shuri的拥抱化解了一切难题。

“我好想你!Erik,”他的小公主在外还是称呼了他的美国名字,“T’Challa给你发的消息你一个都没有回!”

去他妈的人心复杂!Erik心里骂道。

见自己的堂哥没说话,Shuri又继续说道:“我的行李会送到旅馆,走吧!我一刻都等不了啦!”说完就要拉着Erik冲出大厅。

“嘿嘿嘿嘿,等等,Shuri!”他一把按住了蹦蹦跳跳的堂妹,“Okeye没有来吗?再说你就不用休息一下或者倒个时差什么的?”

“不需要!”Shuri在原地转了个圈,“你看!我完全不觉得疲惫!我们赶快出发吧!Please~~~~”

面对Shuri的请求,Erik觉得自己实在没法拒绝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也只能点点头,同意陪着她。

看着自己堂哥点了点头,Shuri内心一声欢呼:“欧耶!计划成功!”

Shuri虽然不知道Erik离开的真相,但是临出发前哥哥T’Challa的一番话还是让她觉得头疼。“N’Jadaka身上有我们都不知道的秘密,他如今举步维艰,也许要再过一段时间我才能去见他。Shuri,这次你去看他,或许是一个契机。”

Shuri和Erik都对此闭口不谈,他们的迪士尼之旅十分顺利。特别是在Erik在娃娃机前大显身手之后。等到了日薄西山,这对堂兄妹抱着三大袋毛绒玩偶回到了Shuri提前订好的宾馆。

Erik主动问Shuri明天的行程,问她想不想去看看百老汇的表演。Erik恍惚间产生了某种错觉,好像他又回到了Wakanda,不知道那些污浊不堪的秘密,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跟Shuri道了晚安,他就离开了宾馆。他离开之前特意询问了T’Challa的近况,被告知他正和他的父亲前往维也纳,在联合国会议上签订索科维亚协议。Erik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焦虑感,这让他感到奇怪。

正当他还在强行认为自己这该死的焦虑感是由于睡眠不足所致。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而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来自Shuri。

Erik按下了接听键:“怎么啦?小公主。”

对方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Shuri的哭泣。

“Shuri?”他的声音变得慌张,“出了什么事?”

电话里依然只有哭泣的声音,只不过比先前更加悲伤了。

Erik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宾馆,根本不顾保安的阻拦直径冲向了Shuri的房间。他用kimoyo珠打开了房门。Shuri正坐在套房小客厅里的地板上失声痛哭。

Erik上前拉起了Shuri,轻轻用纸巾擦拭她的脸,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我在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爸爸。。。。。。。”Erik只从Shuri口中听到了这两个词。

“爸爸?”Erik重复了一遍

Shuri并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小客厅里的电视。Erik转过头去,看到上面巨大的滚动字幕:

联合国大会发生剧烈爆炸,Wakanda国王T’Chaka等三十余人丧生,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不是真的吧?

这就是Erik的第一反应。

他的杀父仇人终于死了,按理说他应该感到高兴。Erik心里这样想。

莫名的焦虑在心中逐渐扩大,他紧紧搂着哭倒在他肩膀上的妹妹,手臂止不住地颤抖。

电视的画面切换成了他熟悉的面孔。他的堂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衣领上沾着血迹,双眼中透露出无尽的哀伤和绝望。

他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他也曾失去过父亲,知道呼唤一个人而永无回应是什么样痛苦的滋味。那个镜头很快切换成了其他报道,但Erik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负罪感。也许他的确仇恨国王T’Chaka,但那终究是父辈们的恩怨,而他对堂兄的不知情也当做一种仇恨,显然是极为不公。当初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希望有一个人,任何人都好,可以分担他的痛苦,擦干他的眼泪。然后,T’Chaka国王出现了。虽然那就是谋害自己父亲的真凶,但至少,他不是一个人孑孓一身。而如今,因为他迁怒于T’Challa的行为,让自己的堂兄孤身一人留在遥远的他乡,守着老父亲冰冷的尸体,体验着名为绝望的情感。

“我应该陪在他身边!”Erik这样想道,“我必须陪在他身边!”

等到Shuri终于因为悲伤和疲惫而睡着时。Erik先联系到了刚刚赶到洛杉矶机场准备接回自己和Shuri的女将军Okeye,并告知对方宾馆的具体位置。随后,他准备联系T’Challa时,他却犹豫了好久。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一直不肯回复,最后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联系T’Challa。

Erik深吸一口气,准备使用kimoyo珠进行联系。

紧接着,他接到了来自CIA的任务简报。内容正是这次爆炸案的嫌疑犯,冬日战士!

这不可能!Erik心里想道。

神盾局垮台那年,他也参加了清缴九头蛇余党的行动,多少在美国本土隐藏了几十年的九头蛇特工都被挖了出来,可唯独这个所谓的“幽灵”冬日战士无迹可寻。实际上,如果不是美国队长和黑寡妇这么一闹腾,世界也根本不认同这位臭名昭著的九头蛇杀手!而就是这样一个仿佛人间蒸发了、几十年都被人们当做是鬼魂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在这样一次国际会议上,让摄像机堂而皇之的拍下自己的脸?

Erik的脑袋里不由得冒出来了一大堆可怕的猜测。他急忙打开了kimoyo珠的通讯,万幸的是,T’Challa的那端接通了。

两个人先是一阵沉默,然后还是Erik主动打破了僵局:“你怎么样?有受伤吗?”

“。。。。。。我没事,N’Jadaka,能听到你的消息真是让人欣慰。多谢你的关心。”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已经接到了CIA的任务简报,冬日战士。。。。。。”

“不,N’Jadaka,”T’Challa打断了他,“你和Okeye回国,照顾好Shuri和妈妈。我会带着冬日战士的头颅回到Wakanda!”

“T’Challa,听我说!冬日战士是个极其危险的存在。。。。。。”

“你不用说了,我即将前往法兰克福。请相信我会惩戒杀死父亲的仇人。”

话音刚落,T’Challa就挂断了通讯。

Erik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意识到T’Challa仿佛落入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圈套。在T’Challa的怒火中,他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他甚至没有等Okeye到来,就立刻着手开始调查案情相关的疑点。

不分真假的冬日战士,突然死去的心理医生,西伯利亚的秘密基地,索科维亚的红蝎。。。。。。

而最终,这些疑点都指向了一个人:Helmut·Zemo。

他向Okeye要来了隐形飞机的使用权,尽管这可能会暴露他的间谍身份,但Erik现在并不在乎了。他只是想尽快见到T’Challa,防止他落入那个隐秘的圈套。而幸运的是,T’Challa没有落入这个危险的陷阱,并没有酿成大错。

Erik及时赶到了西伯利亚。T’Challa已经将Zemo控制住,他们合力将他押送回了德国,交给了Ross特工。

返回Wakanda的飞行中,Erik依然驾驶着飞机,T’Challa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Erik依然成了先开口的那个:“看来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了,堂兄。你一个人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你错了,N’Jadaka,”T’Challa笑着摇摇头,“你是唯一一个陪伴着我的,在这种特殊时刻。”

Erik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你是否需要休息?你看起来很疲惫,N’Jadaka。”T’Challa问道。

“不需要,国王陛下。”Erik半开玩笑似的回答,“我还等着在加冕仪式上挑战你呢!”

“那我便接受你的挑战!”T’Challa点了点头。

“算了吧,Shuri又会喋喋不休抱怨礼服不合身,我才懒得听。直接让你赢然后赶快回去!”

欢乐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不停增多,就好像他们仍是在山顶看着美丽夕阳的少年,没有父辈们的恩怨和王国的重担,两人只是一对普通的兄弟,在一起聊着彼此都感兴趣的话题。

飞机降落在Wakanda时正是傍晚时分,T’Challa站在舱门前,而Erik只是从主驾驶的位置站了起来,并没有向前走的打算。

“你怎么了?N’Jadaka。”年轻的国王询问自己的弟弟。

“我没有必要走下去,老兄。”Erik回答。

“你不想家吗?”T’Challa转过身来面对着Erik。

“我也想家,别误会,”Erik摆了摆手,“但不是现在。我现在回来只会让Zuri觉得难以面对,而Wakanda刚刚决定开放,你需要我的力量。”

Erik看到他的国王脸上的表情在迅速变化,最后,T’Challa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点了点头,“既然这是你的决定,那么我也不予反对。”

“Come on!我又不是一去不回!能不能不用这种语气?”Erik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就对着你的国王翻白眼?”T’Challa的语气里听不出责备的含义,“既然如此,那我就把我想对你说的话再对你说一遍。”

“什么?”Erik说完这句话就立刻后悔起来,他响起了那天他没能听完的语音消息。

“我明白你一定要离开。但是如果你不想分享你的秘密,那么等你觉得时机成熟了,再说不迟。不论如何,Wakanda永远是你的家,我会在这里等你,等你重归故里,我会第一个上前拥抱你!”

夕阳悄悄越过年轻国王落尽了船舱里,但Erik已经无暇关心。因为在堂兄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温柔胜过Wakanda最美的夕阳!

在这绚烂的余晖里,Erik径直上前拥抱世间最美丽的阳光。

 

他一直梦想着,他很快会回到这片阳光身边。就这样,弟弟期待再次拥抱哥哥,哥哥期盼再次陪伴弟弟。

直到。。。。。。

黑豹倒在灭霸的刀刃下!

评论(5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