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烩酸菜

真正的咸鱼吃杂粮

【Erik/T'Challa】Pray For Me (Part.4)

if世界线,假如Erik被老国王带回Wakanda为背景的故事。

黑金,金黑无差(貌似)

希望各位读者老爷们别嫌弃。

这章亲情向有点多。

前篇戳 1.    2.    3.

4.

Erik拖着Klaw的尸体返回Wakanda时,第一个见到的人是王国最高军事指挥官W’Kabi。W’Kabi将他拦在了边境,质问他作为间谍为何没有接到诏令就擅自回国。Erik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转身打开了身后蓝色的尸体袋。

他知道W’Kabi的父母都在Klaw制造的爆炸中丧生,他不会阻拦自己,相反,还会直接把他带去王宫。

果不其然,当W’Kabi看到袋子里的尸体时,他怀疑的眼神慢慢转变成了震惊。W’Kabi蹲下来,紧紧盯着Klaw那张扭曲的脸,他忍不住说道:“巴斯蒂女神在上!这个逃亡了近二十年的罪犯,终于。。。。。。”他站起来冲着Erik说道:“你会成为Wakanda的英雄的!我们立刻去见国王!”

Klaw伏法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王宫。国王T’Chaka正在参加会议,在正门迎接Erik这位所谓“英雄”的是王后Ramonda。Erik在思考着,她见到自己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是夸赞他成为了英雄?还是质问他突然回国会暴露身份的可能性?或者对他没将Klaw或者带上审判席感到遗憾。

“巴斯蒂神在上啊!N’Jadaka,你怎么浑身都是。。。。。。”Ramonda王后看到了他满身的血污惊呼道,Ramonda 轻轻拉着他的手,双眼上下打量着他,“你受伤了?处理过伤口了吗?侍卫,快去把医生叫来!”

Erik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确切的说,是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他温柔的Aunty也向他隐瞒了当年父亲死去的真相吗?面前这个只是在乎他是不是受了伤的人,也是夺走他父亲的帮凶吗?

他必须尽快知道真相。不!是必须立刻知道真相。他动了动自己的喉结:

“。。。。。。。。。。。。。。。。”

他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此时Ramonda正伸出手抚摸着他脸上被弹片划开的脸颊上的伤口,说道:“这里的肉都全翻出来了,真是的,你一个人去对付Klaw太危险了!”

Erik觉得自己的眼睛仿佛要炸裂开来,他在心底咆哮道:

我他妈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你忍心吗?忍心指责她是谋害你父亲的帮凶吗?你忍心指控抚养你长大的母亲吗?

那么你的父亲呢?抚养你长大的父亲呢?

你忍心吗,N’Jadaka?说话啊!你忍心吗?

他咬紧自己的牙关,他想,我需要冷静,我需要另一个可以得到真相的途径!

Uncle James,现在的长老Zuri!

他是现如今离真相最近的那个人!

“抱歉,我现在想见到Zuri长老。”Erik转身想立刻离开,他觉得再留在这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但是Ramonda拉住了他,“你哪都不许去!好好呆在医生那里处理伤口,其他的事之后再说。”

“我得立刻去找到Zuri!我很抱歉,Aunty。”Erik说出这句话时,他的手握住Ramonda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但他的眼睛始终盯着脚下的地板。

Erik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主动松开了自己的拉着Ramonda的双手。

心型草的培育室里,Zuri正照顾着这些珍贵的草药,他太过专注,以至于没有发觉那个出现在他背后的人。

“Uncle James,”Erik的声音似乎有些沙哑了,“我有事要问你。”

“现在不行,Erik。我在工作。”Zuri下意识地回答,一如他在奥克兰时的日子。

“Zuri!”Erik的怒吼让他跨过了十九年的时光,他听到他的王子愤怒的声音,“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奥克兰时的称呼既唤醒了Erik心中的仇恨,也让Zuri感到战栗,好像被寒冰包裹着的真相即将被这复仇的火焰融化。Zuri慢慢转过身来,他的腿脚已经不像当年那么灵便了,浑身是血的Erik站在他面前,问道:“是黑豹?是吗?告诉我真相啊!”

“。。。。。。我要替国王保守秘密。。。。。。”

“就这样?这么说你连个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Erik的怒火更盛,Zuri的沉默更像是在烈火上浇了一把桐油,“他身上那五个坳深的血洞,是黑豹战衣才会造成的伤口!我他妈等了十九年,就是为了除掉杀死我父亲的凶手!但现在我只要真相!告诉我,我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抱歉,N’Jadaka。我不能这样做。。。。。。”

还没等Zuri说完,Erik立刻粗暴地打断了他,“我父亲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Zuri,我是他的儿子,但现在我连我老爸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Klaw告诉我是我的叔叔杀了他的亲弟弟!现在,我要你告诉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趁我还没有发疯之前!”

“已经够了,N’Jadaka!不要再为难Zuri了!”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谈话,“还是我来说吧。”

Zuri和Erik同时打了个寒战。T’Chaka慢慢走了过来,“Ramonda告诉我你要去找Zuri 时,我就知道最终还是瞒不住你了。”

“所以这是真的?你杀了他?”Erik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他感觉自己这种行为愚蠢至极,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不想听到这个所谓的真相。而Zuri的声音里更是难以言说的悲恸:“陛下,非要走到这一步吗?。。。。。。”

T’Chaka挥手打断了Zuri,“这个秘密已经被隐藏了十九年。巴斯蒂神在上,如今我仍然背负着这份罪孽,而这个孩子有权知道,真相。”

时间仿佛变慢了,T’Chaka的眼睛里映出的那个年轻的倒影,他终于开口说道:“你的父亲,我的弟弟,N’Jobu,当年看到了这世上大多数我们种族的遭遇时,决心改变这一现状。振金是最好的捷径,于是他找到了Ulysses·Klaw,贩卖振金武器。”

不!Erik心底仿佛在抽泣。

“这不仅导致了Wakanda的情况向外界泄露,还间接导致了边境那场振金爆炸。”

不!停下!Erik在心底大声呼喊。

“我在奥克兰与他见面,当时与他一起的是Zuri,但他们不知道彼此的身份。我命令他立刻回国接受调查,可是他拒绝了。”

别再说了!Erik的心底里默默哀求。

“他说,他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么多人受苦,而我们却在世外桃源里故步自封。紧接着,”T’Chaka顿了顿,“他突然朝着Zuri开枪。”

Erik心中的哭泣停止了。

“然后,在Wakanda和我的弟弟之间,我选择了Wakanda。”

T’Chaka感觉到了一丝轻松,终于,他不必再保守这个秘密。也不用在看着N’Jadaka时,因看到了弟弟的影子而感到愧疚和痛心。

他以为Erik会怒吼,会咆哮,会恸哭,会扼住他的咽喉,会扭断他的脊骨,但实际上,他的养子什么都没做。只是在静静站在他面前,眼睛里复杂的神色和那个夜晚N’Jobu的眼神是那么相似。

时间就这样一直静止下去,直到Zuri满眼泪水的站在他们中间,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对Erik说道:“你的父亲是为我而死,如果你真的要复仇,就来向我复仇吧!”

Erik没有理会Zuri,而是绕过他,再次站在年老的国王面前,问道:“那为什么把我带回来?”

“N’Jadaka,”老国王的眼中闪烁着点点光亮,“我不能把一个八岁的孩子一个人留在那种地方啊!”

“即使这个孩子是你的仇人?”Erik的声音早已沙哑。

“这个孩子是我的家人!”T’Chaka的语气坚定无比,继续说道,“我不敢奢求你原谅我,这件事的真相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毕竟那时你太小,受了惊吓,不记得太多,但是如今你想了起来。。。。。。”

“你不该带我回来。”Erik打断了T’Chaka的话,他的双眼变得空洞,哑着声音说道,“你就不该带我回来!”

“N’Jadaka。。。。。。。”

“我花了十九年的时间,希望能为我的父亲报仇。可是现在,真相是,我的父亲杀死了我的父亲!我的国王杀死了我的亲王!”Erik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光亮,“我做不了一个忠诚的臣子,也成不了一个孝顺的儿子!”

说完,Erik直径走向了年迈的国王。面前的老者没有躲闪,眼中映出他的模样。

在Zuri的呼喊声中,他与他的杀父仇人,他的父亲擦肩而过,走向了身后的大门。

对不起,爸爸。Erik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我做不到。

“N’Jadaka!”

一个熟悉的声音喊出了他的名字,不同于之前那个苍老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一副年轻温和的面孔。

刚刚赶到的T’Challa看着双眼无神浑身血污的Erik,他上前按住了Erik的肩膀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应他的是沉默。

“N’Jadaka?说话呀!”

N’Jadaka。对Erik来说,这个名字意味着太多。

是他回到Wakanda的第一天,T’Chaka国王把他父亲的戒指挂在他的身上,宣布他为N’Jobu亲王之子,N’Jadaka。对他说欢迎回家。

Erik颤抖的抬起手,扯出那条挂着戒指的项链,把父亲的戒指紧紧握在手里。

但是我本就不该回来!他想着。

他用力扯断了那条项链,拉过堂兄的手,将戒指丢到了堂兄手中,说道:

“别再那么叫我了!”

说完,他推开了堂兄,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评论(1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