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烩酸菜

真正的咸鱼吃杂粮

【Erik/T'Challa】Pray For Me (Part.3)

if世界线,假如Erik被老国王带回Wakanda的为背景故事。

黑金,金黑无差(貌似)

希望各位读者老爷们别嫌弃。

总觉得这章有ooc。。。。。。

前篇戳 1.    2.

3.

十九年前。

小小的孩童抱膝坐在床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的满天繁星。

“你还不睡吗,N’Jadaka?”随着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稚嫩却温和的声音传了进来。

“Erik,”声音的主人并没有转过头来,“只有爸爸会那样叫我!”

“好吧,Erik,”温和的声音并没有介意,“你仍然不睡吗?已经很晚了!”

“。。。。。。。”Erik沉默了片刻,终于转过头来说道“T’Challa,你说我爸爸也会在那里吗?”

“抱歉,”T’Challa坐在他身边说道,“我不知道。”

“没关系,也许他正和妈妈在一起。”Erik摇了摇头。

“Erik,”T’Challa说着,拉着Erik一起躺在床上,“让我来给你将一个星星的故事吧。”

“星星?”Erik虽然躺了下来,但仍然倔强地说到,“我不是小孩子了!”

“这是我们的长老讲给我听的,传说。。。。。。”T’Challa自顾自地讲到。

故事是什么,Erik已经无心去听。只是记得一双似星星一般的眼睛一直闪烁在自己的视线中,渐渐地,渐渐地,他终于进入梦乡。。。。。。。

“嘿!到你了,别发呆!”身后的同学轻轻推了他一下,Erik才意识到自己沉浸在白日梦中,他对自己的状态感到不满,在MIT的毕业典礼上发呆可不是好事。Erik向身后的同学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上了颁奖台。

掌声雷动。

Erik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台下的T’Challa,他的堂兄笑得似乎比他还开心。等他走下台,T’Challa第一时间给了他一个拥抱。

“恭喜你!”T’Challa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他记得上一次这样的祝福是在Wakanda,家人为他送别的时刻。他记得Ramonda王后一再叮嘱他照顾好自己,即使他一再解释:“Aunty!我已经长大了!”Shuri的小手拉着他的上衣,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带她去迪士尼乐园。他向他们道别,他的叔叔T’Chaka把已经苍老的大手的拇指轻轻放在他的嘴唇上,用Wakanda语说道:“谢谢!”

Erik楞了一下,他知道这是父亲对儿子才有的嘱托。Erik意识到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捧起年迈国王的手,贴近自己的嘴唇,用Wakanda语回答道:“谢谢!”

Erik看着面前的兄长,刚想说一句“好久不见”,但在他上前一步的同时,眼前的景象刹那间变成了光秃秃的天花板。

他只是做了个梦。

Erik看了一眼桌上的钟表,现在是凌晨两点,但是他却睡意全无。尽管为了晚上的行动,他提醒自己应当保持充足的睡眠,但讨人厌的梦境让他没心情继续躺在这张折叠床上。

今晚的目标让他有些兴奋!Ulysses·Klaw这个名字在他心中根植了许多年,而今天,他要将其斩草除根!

Erik想伸手去更改床头的闹钟,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闹钟边的相框。是他在MIT的毕业典礼上,和他的堂兄T’Challa一起合照的。照片上的他们笑得灿烂,就像是他第一次见到的Wakanda的夕阳。

他们已经有半年没有见面了。

“你不该分心!”Erik心里为自己在这种时刻分心感到愤怒。这是全神贯注复仇的时刻!只有在完成这一切之后,他才能作为N’Jadaka回到他的故乡!

Erik决定再休息一小会,来保证自己的最佳状态。他闭上眼睛,轻轻呢喃道:

“Waitfor me!”

“Waitfor me……”

“Waitfor ……”

“Wait……”

“Attack!”

来自Erik心底的声音咆哮道!

剧烈的爆炸使得Erik的脑袋晕的厉害,但他的头脑却异常清晰!他顾不得身上正在流血的伤口,狠狠地把面前的Ulysses·Klaw打翻在地

Ulysses·Klaw的振金手臂在特定的声波中逐渐失效,随着振金中的能量渐渐增多,这个疯疯癫癫的人不得不丢掉这只威力巨大,但却即将爆炸的手臂。

Erik还在为振金的爆炸没能置Ulysses·Klaw于死地感到可惜,他抽出绑在腿上的匕首,将Ulysses·Klaw那只还在挣扎的右手钉在了地上。面前杀父仇人眼中满是惊恐,这让他感到愤怒和不屑,而Ulysses·Klaw几乎是惊叫出声:“你,你到底是谁?”

“十九年,十九年的时间我都在等待这一刻!”Erik紧紧扼住Ulysses·Klaw的咽喉,双眼布满了血丝,他怒吼道:

“我是N’Jadaka!Wakanda的N’Jobu亲王之子!十九年前,那个被你杀死在奥克兰的人的儿子!”

听到Wakanda这个词,Ulysses·Klaw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涣散,语无伦次地说到:“Wakanda?我没去过那里!没去过!。。。。。。不不不不,我去过!黄金之城!那里遍地都是黄金!那些人,那些野蛮人!对,没错!野蛮人!。。。。。。还有豹子!。。。。。。”

“你这混/蛋,”Erik一拳揍在了Klaw脸上,“我告诉你,你不但去过Wakanda!还偷走了振金,在边境引爆了炸弹!”

“那群野蛮人要杀我!!!”Klaw的声音变得尖利,“只有我逃了回来,那群野蛮人。。。。。。啊啊啊啊啊!”

Erik猛地转动了Klaw右手上的匕首,他觉得自己受够了这个疯子的胡言乱语!“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手刃你这个杀父仇人!”

但Klaw在听到这句话时,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不再那么疯狂,“你父亲?奥克兰?不不不不不不!这一定是个误会!我没有在奥克兰杀过任何一个人!”

“狡辩!所有的杀人犯都是这么辩解的!”Erik的脸上写满了嘲讽。

“奥克兰,奥克兰?”Klaw 的眼睛突然明亮了,他的脸上堆满了诡异的笑,“哦,我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了!我记得,我当然记得他!当初,那个卖给我振金的人,就住在奥克兰!”

“意识到求饶没有用之后疯了吗?”Erik拔出手枪指着他说道,“我可不会把你带回去审判。。。。。。”

“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会杀死唯一为我提供振金的盟友?????”Klaw用尽全身力气直视着Erik的双眼吼道,“唯一能与我们敌对的人,就在那个黄金国度!你父亲是怎么死的?枪杀?毒杀?你说他是亲王?亲王?在Wakanda,唯一能杀死亲王的人,只有那一位!对对,只有国王!!”

“你他妈的。。。。。。”

“你还记不记得他身上的伤口?记不记得???是不是巨大的黑豹子的抓印?不是枪伤!没有中毒!是黑豹!!是黑豹!!!”

Ulysses·Klaw一口气说完这段全屏臆测的指控。尽管如此,Erik对那个夜晚的记忆仿佛复苏了。他仿佛再一次回到了那个让他永远不能忘记的时刻

天上诡异的光,空无一人的楼道。

不是黑豹!他的心里嘶吼着,推开了房门。

不知所踪的Uncle James,还有倒在自己面前渐渐冰冷的父亲。

不是黑豹!他的声音里充斥着莫名的悲伤和恐惧。

他的皮肤不是诡秘的紫色。客厅里也没有刺鼻的火药味。

不是黑豹!他的泪水夺眶而出,和八岁的他一模一样。

眼泪填满了视野,循着早已干涸的血迹,他还是分辨出了父亲胸口上那五个整齐的血洞。

那是来自Wakanda的守护者最锋利的武器,黑豹的战衣。

是黑豹!!

而留下那样伤口的只有他的叔叔,那个早已老去的国王T’Chaka。

是黑豹!是黑豹!是黑豹!!!!!!!!!

是那个将他抚养长大的人!

那个视他为子,被他当做父亲的人!

他的叔叔,他的国王。

父亲身上的伤口不断放大,本已经干涸的血又重新搅动了起来,直到五个血色的漩涡将他吞没。而Ulysses·Klaw此时正放声大笑,狂笑不止的喉咙吞进了他汹涌而出的眼泪!

夺回视线的下一刻,他扣动了扳机。



评论(8)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