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烩酸菜

真正的咸鱼吃杂粮

【Erik/T'Challa】Pray For Me(If世界线)

这是一个If世界线的故事,

如果Erik被T’Chaka和Zuri带回了Wakanda。

黑金,金黑无差(貌似)


1

Erik永远也无法忘却八岁时在奥克兰自己家中发生的一幕。

他仍像平时一般和伙伴们在楼下的水泥篮球场里互相追逐。而天空中突然出现的诡异的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Go home! Now!

Erik只觉得心脏没来由地突然收紧,他几乎是飞奔跑上了楼。老旧的公寓走廊里空无一人,安静的能听见他自己的每一次心跳。房门敞开了一条缝隙,Erik轻轻抬起自己不知是因为剧烈奔跑还是心中莫名的恐惧而颤抖不止的手,推开了房门,小声问道:“爸爸?你和James叔叔在工作吗?”

并不多大的客厅回荡着Erik稚嫩的声音,没有人回答他,James叔叔也不在。

他机械般地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倒在地上的父亲和地上大片的血迹。

Erik只觉得自己的双眼像是被刺中了一般仿佛要炸裂开来,他几乎是发疯一般地冲向父亲,随之而来的汹涌泪水吞没了视线,但他还是看的清楚,父亲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那里面尽是一个八岁孩子读不懂的情绪。

时间仿佛停滞了,Erik不记得自己抱着父亲渐渐冰冷的尸体嚎啕大哭了多久,但任由他怎样哭喊,父亲始终没有对他哪怕眨一下眼睛。终于,Erik停止了哭泣,不知是因为小小的孩童已经没有继续哭喊的力气,还是对一遍又一遍呼唤父亲无果感到绝望。

恍惚间,Erik听见有人轻唤他的名字:“Erik,不,N’Jadaka。”

话音刚落,一个带着一副豹子一样的头盔的高大黑色身影出现在Erik面前称呼他只有父亲才会如此称呼自己的名字。来人的打扮让Erik感到十分奇怪,不明白他现在明明不是冬天,为什么要在身上裹一条毛毯。

面前高大的身影摘下头上豹子样式的头盔,露出来一张令Erik陌生的脸,俯下身对着双眼通红的Erik柔声说道:“N’Jadaka,我来接你离开这里。”

“不!”男孩不住地摇头道,“我要和我爸爸待在一起!”

“你的爸爸会和我们一起离开的,N’Jadaka。”高大的男人伸出自己宽厚的手掌按住Erik的肩膀,“我们回一起回到你父亲的故乡,你的故乡,Wakanda!”

Wakanda,Erik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每次父亲的睡前故事里总少不了这个美丽富饶的世外桃源,父亲总是对自己说,总有一天要带他回到那个有着世界上最美的夕阳的地方。

“你是谁?”Erik问道。

“我名叫T’Chaka,我是你父亲的哥哥,你的叔父,而你”T’Chaka顿了顿,“N’Jadaka,还有亲人。Wakanda在等待着你和你的父亲,我来接你们回家!”

Erik看到自己的叔父眼中闪烁着某种光芒,正对着他父亲眼中那些他读不懂的情绪。多年以后,Erik再次回想起这令他无法忘却的一晚,心中的情感仿佛那晚父亲眼睛里他看不懂的复杂神情。

奥克兰的天空奇异的光亮再次一闪而过,与来时不同,上面载着离家多年的人飞向魂牵梦绕的故乡。

 


评论(11)

热度(78)